还原:裴钢论文“未发现有造假”调查结论如何出炉

近日,由国家多部门组成的科研诚信建设联席会议联合工作机制发布饶毅举报裴钢论文涉嫌造假的调查结果,认为裴钢论文“经调查未发现有造假”。

大家很关心调查结果是如何出炉的、是否可靠。对此,《中国科学报》记者就网友关心的问题走访了包括中科院在内的多个部门的相关工作人员,阅研相关原始权威材料,请教相关知情专家答疑释惑,形成了对此事的初步认知。这里,特通过问答的形式予以发布,供大家参考。

Q1问:很多网友批评,无法了解此次调查的详细过程。具体情况如何?

答:按照多个部门联合发布的《科研诚信案件调查处理规则(试行)》(国科发监[2019]323号,以下简称323号文)的相关规定,针对科研诚信举报的调查处理程序包括:制定调查方案、开展行政调查、进行学术评议。调查中要与被调查人和相关人员进行谈话、调阅相关资料、得出初步结论、提交专家委员会进行评议等。一般科研诚信案件的调查不向社会公布,这也是国际上的通常做法。

鉴于2019年底的网传饶毅举报事件涉及多个部门的科研人员,引发广泛关注,依照323号文第5条规定,由国家科技主管部门牵头启动联合工作机制,中科院在联合工作机制下承担裴钢受质疑论文的相关调查工作;联合工作机制依据第48条规定向社会通报了调查结果。

很多网友关心,科研诚信建设联席会议联合工作机制是什么。这里详细介绍一下。

科研诚信建设联席会议制度是2007年由科技部、教育部、中国科学院、中国工程院、国家自然科学基金委员会、中国科学技术协会等6部门建立的。此后规模不断增加,截至目前有21个部门参加。

联合工作机制是在联席会议制度下为处理2019年底涉及多人的网传举报事件而专门组成的,包括了科技部、教育部、卫生健康委、中科院、工程院、自然科学基金委等6个部门。

中科院对此次举报事件的调查严格按照323号文规定的流程进行。2019年12月初,中科院即部署调查工作,随后在国家科研诚信建设联席会议框架下,按照联合工作机制要求,依据中办、国办《关于进一步加强科研诚信建设的若干意见》和323号文第15条第三款之规定,正式启动调查。

具体来说,关于裴钢涉及论文的调查工作分为3个阶段。

第一个是“现场调查”阶段。该阶段工作由中科院牵头组织。中科院制定了详尽的调查方案,并专门函请科技部推荐专家,组成的调查组于2020年1月赴裴钢所在的单位——中科院分子细胞科学卓越创新中心(以下简称分子细胞卓越中心)开展现场调查,通过核对原始记录、问询当事人、咨询同行专家意见、调查组集体研判,得出初步调查结论。

第二个是“学术评议”阶段。根据323号文相关规定,中科院组成了由院科研道德委员会和院学术委员会联合组织的学术评议专家组。

2020年3月,学术评议专家组听取了调查组关于调查过程的汇报,审议了相关材料和调查结果,集体进行了评议,通过无记名投票产生评议结论,并向联合工作机制报送。

第三个是“复核评议”阶段。2020年6月,联合工作机制另行组织复核评议专家组,进行了现场复核和专家评议。专家组成员赴现场,再次问询当事人、查阅相关资料、复核前期调查过程。专家组在此基础上于9月初召开全体会议,对整个调查过程及相关事实进行质证和闭门评议。评议期间,中科院相关人员全部进行回避。

Q2问:如何评价整个调查工作?

答:整个调查前后历时一年多,受访各方认为这次调查是规范、严谨的。以参加此次现场调查阶段的专家组成为例,依据科研诚信建设联席会议办公室印发的有关工作方案,中科院制定了调查方案并组建了以院外专家为主的调查团队。其中,80%为中科院以外专家,科技部推荐的专家占60%,院士占60%。

为保证专业性,调查组还特别邀请了G蛋白偶联受体(GPCR)领域的小同行专家到场提供咨询和专业支撑。更重要的是,调查组找到了和此次事件相关的裴钢研究组20年前的部分原始实验记录,为专家组得出初步调查结论提供了直接证据。

在学术评议阶段,由中科院科研道德委员会和中科院学术委员会组成的联合学术评议专家组中,生命与健康领域专家占60%,院士占比80%。现场评议会以无记名投票的方式产生了最终的评议意见。

Q3问:调查组是否拿到了实验的原始数据和记录?

答:是的,拿到了。被举报的论文是1999年发表的,时间跨度很大。这20年中,分子细胞卓越中心和裴钢研究组都经历了多次合并、搬迁,所幸调查组从现场还是找到了部分原始关键实验记录。

国际上各实验室对原始实验记录保存时间的要求并不一致,一般要求是10年,如欧洲科学基金会(ESF)规定数据保存期为10年(2012年的规定),美国国立卫生研究院(NIH)内部研究实验记录指南规定一般情况下所有与研究相关的实验记录至少保存2年。而国内目前尚未形成国家层面的统一规范和具体要求。

幸运的是,在这样的情况下,调查组仍然找到了裴钢研究组当年的部分原始关键实验记录。这些原始记录包括王某、赵某、吴某、张某等学生的记录本。调查组在上面找到了被质疑论文的几张图片的实验记录。这对认定“未发现有造假”有很大的帮助。调查组在审阅这些原始实验记录后认为,未发现被举报论文存在造假的证据。

这些实验记录也都已经拍照、复印、存档,提交给了后续的学术评议专家组和复核评议专家组。

Q4问:很多网友关心,为什么此前整个调查工作中未组织做重复实验。对此应该如何看待?

答:针对此次网络举报事件,调查工作的核心是确认裴钢研究组有无论文造假。原始实验记录和专家评议共同构成了调查结论的关键证据。按照科研不端行为调查惯例,在已经获得原始数据记录且这些数据足以证明没有造假的情况下,一般不启动重复实验。

通常,学术质疑在引发广泛关注的情况下,相关领域的科学家往往会自发开展重复实验,以期辨别真伪。如果大量的重复实验仍然无法得出之前的结果,可能引发学术不端指控,相关机构才会启动调查工作,以确定是否真的存在学术不端行为。

20年来,针对裴钢被举报的论文,除了饶毅教授外并没有其他同行提出质疑,而且饶毅教授在举报中也未提供实质性证据。即使这样,两位独立课题组负责人(均为裴钢研究组当年的学生,其中一位为被质疑论文的共同第一作者)克服了年代久远、实验条件发生较大变化的困难,依然重复了部分关键工作,得出了一致的研究结论,并将相关实验记录和材料提交给了调查组。

此外,国际上一些工作也佐证了裴钢研究组1999年论文的部分结论。

Q5问:饶毅教授是此次举报事件的关键当事人之一。在调查中有关方面是否联系过他,请他提供一些证据等材料?

答:因为2019年底网传举报事件的对象是包括裴钢在内的多位科学家,处理该事件的相关工作均在联合工作机制的框架下进行,也包括与饶毅教授联系。事实上,联合工作机制多次与饶毅教授联系。饶毅教授也向联合工作机制发送了答复邮件,但答复邮件并未提供具体的证据。

另外,裴钢所在单位——分子细胞卓越中心也在2019年底与饶毅教授联系,请他提供相应的举报证据,但饶毅教授在回复中未提供具体证据。

Q6问:对于广大科技工作者来说,如何理性地进行学术争鸣?

答:事实上,围绕某个科学问题开展学术争鸣在科学史上屡见不鲜。例如爱因斯坦和玻尔之间关于量子力学基本问题的争论持续了20年,堪称君子之争的典范。

学术界的惯例一般是,科学家如果打算对某项研究或者结论进行质疑,可首先联系对方实验室询问详细情况,也可请对方提供协助再现实验过程。如果得到的结果和已发表的研究结果不一致,可以撰写科研论文,经同行评议后发表在相应的学术期刊上。即便不能发表,也可联系此前发表相关研究结果的期刊编辑部,提出自己的观点或撰写评论性文章,进行质疑。这就是学者之间通常的学术之争。

需要强调的是,学术争鸣不等于否定对方的研究,更不是无端指责对方有学术不端。学术争鸣完全可以在学术共同体内部通过这种方式解决。

此外,针对饶毅教授重复举报裴钢事件,联合工作机制此前作出的调查结论无疑具有最高权威性。中科院学部科学道德建设委员会正是根据《中国科学院学部纪律处分规定(暂行)》第十条之规定,不再进行调查是有道理的。

受访各方表示,既要对实验数据造假、剽窃等学术不端行为“零容忍”,也要区分好学术争鸣和学术不端行为之间的界限,鼓励理性地进行学术争鸣,营造良好的科技创新氛围。

相关事件最完整时间线:

1月21日晚,首都医科大学校长饶毅在个人公众号“饶议科学”发文称,已经实名向中科院第六届道德建设委员会发邮件,举报中科院院士裴钢涉嫌学术不端。

在文中,饶毅强调:这是本人第一次向中国科学院举报该文涉嫌不端,也是本人第一次正式向任何机构举报该文涉嫌不端。

在这篇文章中,饶毅主要质疑了裴钢1999年在PNAS发布的文章,认为裴钢文章中所说的CXCR4和CCR5可以不用七重跨膜,只要三重或一次跨膜就起作用,是生物学界的天方夜谭。

表示希望其能重复实验,如果能够验证就可以还裴钢实验室一个清白。

1月22日,饶毅继续在其公众号发布了文章《补充:不反对用 / 咨询诺贝尔奖得主调查裴钢实验室论文》,对前文进行了一定的补充。

文章全文截图

1月22日,美国麻省理工学院分子结构实验室(Laboratory of Molecular Architecture)首席研究员(Head)张曙光对饶毅的举报文发表了看法:

其提到:“对饶毅教授针对裴钢博士及其同事1999年在PNAS上发表的论文提出指控却没有认真阅读相关科学文献感到非常震惊。”

您在不熟悉相关科学文献的情况下提出的指控,在科学和伦理上都是完全不负责任的。作为在加州大学旧金山分校和哈佛大学受过训练的科学家、华盛顿大学和西北大学的教授,您理应知道,任何指控都必须基于有效的科学证据。您鲁莽的指控,对于被指控者,尤其是年轻科学家的科学声誉和科研生涯造成极大损害。

我认为您的指责完全没有道理,您必须真诚地向裴钢博士及其同事道歉。

1月22日,中科院道德委员会侯兴宇处长发文称「重复实验在生命科学中并不一定可靠」。

文中提到:

重复实验真的这么神奇吗?

答案是不一定。不同的学科对重复验证有不同的态度。可验证性在生命科学中并不一定可靠。

我们都知道,BIK博士擅长识别图片造假,就是因为每一次实验都是独特的,所以不可能造出一毛一样的图来。

这还涉及到观察者、仪器、被观察者的关系。有时又有试剂、情绪等主客观原因的影响。因而比较复杂。

比较靠谱的是“趋势一致”。

再者说,重复二十年的实验,无论结果如何,都说明不了任何问题。

1月23日,饶毅在其公众号上再次刊文《实验是检验张曙光pk裴钢对错的唯一标准》回复张曙光。

文中称:

既然张曙光非常强烈地认为他的实验等同于“凌堃-裴钢”,那么张曙光等于在事实上支持举报裴钢,无论张曙光口头上怎么说。也就是:事实胜于雄辩,虽然张曙光出面口头上说重复了裴钢结果,张曙光文章的图片和文字实际显示的结果与裴钢的结果相互矛盾。

解决张曙光与裴钢实际矛盾最有效的方法,是请有公信力的第三方来进行重复实验。

1月24日,被质疑论文的3位一作,写信回复了饶毅的相关质疑,并提供了关于1999年论文的相关综述材料。

信件截图

回信中称:

您多次提到您的团队无法重复出类似的结果,请您安排做这项实验的学生和/或技术员提供具体的实验操作流程记录及相关结果,我们可以帮助具体分析一下,一起来寻找导致实验失败的原因。

您还提到您了解到还有几个研究组也在研究中遇到问题,请您提供他们的名单和联系方式,我们也会和他们进行直接的讨论。

1月24日,饶毅在其公众号上发文《树欲静而风不止:劝裴钢的学生凌堃不要帮倒忙》对这三位一作者进行了回复。

信中提到:

我实验室确实重复过您的实验,这一事实裴钢肯定知道。他现在一定要说不记得,我也没有办法,又不能建议他去服用971,建议了估计他也不会中计,而且猜想他太太、药理学的院士马兰也不会支持他服用971。但其实我估计,他当时也告诉了您。要不然,您和后来几位,为什么不发表第二篇报道三重、一次跨膜的文章?您也回答试试。我批评张曙光的信已经说了,这一问题应该您和裴钢回答,你们怎么绕开了?

现在也有实验室做了,重复不出您的结果。但他们慑于裴钢,不敢公开。您这种叫板,是欺负他们。

既然您在美国,应该换一个模式,您叫板美国的GPCR专家,质问他们为什么不修改教科书,为什么不接受您和裴钢22年前的突破?

1月25日,饶毅教授所实名举报的主要人物裴钢院士首次回应,以短信形式回复财新记者称,

“众所周知科研打假和举报学术不端都应该遵纪守法。举报者举证,作为网络打假和学术不端公开举报人有法理责任和义务提供2019年网络举报时持有的学术造假实证和这次公开实名举报学术不端的实质证据。”

1月25日,饶毅再次刊文《太外公80年前的文章:“释诚”》疑似对回应做出的回复,文章封面配图上我们可以看到大写的“科学的担当”

文中最后一句提到:“百年前的太外公及其弟弟不一定预计到曾外孙会查档案。”

有留言评论称:“百年前的资料尚能查询,那么一二十年前的东西,就都找不到了吗?”发人深省。

(来源:募格学术)

特别声明:以上内容(如有图片或视频亦包括在内)为自媒体平台“网易号”用户上传并发布,本平台仅提供信息存储服务。

(责任编辑:戴丽丽_NN4994)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