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宗之王!油价开年涨超20%,OPEC“控场”能走多远

原标题:大宗之王!油价开年涨超20%,OPEC“控场”能走多远

经济复苏预期和OPEC限产扭转了供需形势,投资者情绪与13年前历史高位相似。

国际油价今年迎来梦幻开局,WTI原油和布伦特原油纷纷刷新去年1月以来高位,其中布伦特原油顺利突破60美元关键心理关口。

据财经信息供应商FactSet的数据,今年前六周WTI原油主力合约累计上涨23.1%,布伦特原油主力合约累计上涨21.1%。

市场的信心来自于多个因素:疫苗分发带来的经济前景、OPEC+供应限制及库存下降、新一轮美国刺激方案即将落地等,这些因素强化了投资者对于年内原油供需形势反转的判断。根据石油输出国组织(OPEC)的最新评估,全球石油库存正趋同于5年平均水平,并可能在年中将跌破这一关键门槛。

原油经纪商PVM Oil Associates高级市场分析师瓦尔加(Tamas Varga)在接受第一财经记者采访时表示,上一次市场对油价如此乐观可能是在2008年,当时油价已经涨到了140美元/桶以上。现在不少人都看到了未来几个月经济复苏的美好场景,他预计短期内布油有冲击70美元的潜力,这取决于疫情防控的效果,但油价上涨可能引发产油国对于修改减产协议的动力,使供需关系承压。

“油漫金山”后控产效果显现

去年春天,由于产油国并未对由疫情造成的需求锐减及时响应,全球能源库存“油漫金山”。美国库欣原油库存一度增至超过7000万桶,占工作储存容量的83%。市场对于库存的担忧直接导致了WTI原油4月合约在交割前一天出现了破天荒的“负油价”。如今情况已经明显好转,第一财经记者注意到,上周美国能源信息署EIA公布的数据显示,美国库欣原油库存已降至7个月低点4800万桶。

在全球范围内,疫情期间积累的大量石油储备同样正以比预期更快的速度减少。目前,中国和印度的需求已经快速复苏。机构预测,如果发达经济体的需求回升,这可能为能源价格进一步上涨铺平道路。库存的下降很大程度上要归功于以沙特、俄罗斯为首的OPEC及其盟国抑制产量的努力。OPEC表示,自去年4月减产以来,产油国已累计减产21亿桶石油。

在2021年2月初召开的OPEC部长级监督委员会例会上,各国强化了限产的共识,希望“加速市场再平衡”,并强调其对2021年长期复苏的乐观态度。OPIS/IHS Markit公布的1月出口数据显示,来自成员国的海运石油流量减少了90万桶/日,至2330万桶/日,由于沙特额外自愿减产100万桶/日,2月和3月的库存下降速度可能会加快。

瓦尔加向第一财经记者表示,随着各国启动疫苗分发程序,现在全球接种人数已经超过现有确诊人数的数量,这给疫情控制及经济复苏带来了希望,包括原油在内的大宗商品已经开始新一轮上涨。目前的牛市也许只会被OPEC成员之间的纷争或病毒变异无法控制而破坏。

衍生品市场反映出投资者狂热的预期,在截至2月2日的五周内,布伦特原油多头猛增23%,相当于6600万桶,合约价值达到190亿美元,而到2020年底,这一数字为140亿美元。同期芝加哥商品交易所WTI原油看涨押注也有所增加,达到1900万桶。

与此同时,各原油期货合约间贴水进一步扩大,显示市场预期短期内原油不足风险上升。目前美国WTI原油12月合约较3月合约贴水近4美元/桶,创去年3月以来最阔水平。

美国、OPEC仍是变量

与过去十年一样,未来油价走向仍受到OPEC、美国等主要产油国产量走向的影响。

美国的原油产量尚未完全恢复。美国能源信息管理局(EIA)数据显示,目前美国国内原油产量为1100万桶/日,较峰值回落17%。值得注意的是,近期美国活跃原油钻机量开始回升。油服巨头贝克休斯数据显示,钻机数量已从六个月前的五年低位172台增加到上周的306台。页岩油产量从去年5月低点675万桶/日回升到761万桶/日。

短期内页岩油产量复苏存在实际困难。一方面疫情下能源企业元气大伤,根据美国银行的数据,2020年近790亿美元的高收益债券违约,能源业属于“重灾区”,包括西方石油在内的多家勘探公司信用评级从投资级被下调至投机性评级,即“垃圾级”,目前的油价似乎还不足以支持高成本下的开采活动。

另一方面,美国总统拜登的清洁能源计划将对传统能源行业进行打压。第一财经记者注意到,拜登上任以来已经签署了多项涉及传统能源业勘探开采方面的行政命令,包括叫停了争议已久的Keystone-XL管道的建设,暂停在联邦土地上进行新的石油和天然气钻探60天,此举将阻止美国联邦政府出售约7亿英亩土地的新采矿权和开采权,是限制美国未来几年产量和供应增长的首个重要举措。

瓦尔加向第一财经记者表示,短期内页岩油完全恢复是不现实的,尽管技术进步和精简结构可能会使生产成本低于40美元/桶,但盈亏平衡价格不太可能成为重启生产的标准。“当然,拜登的政策目标还很遥远,虽然从化石燃料向可再生能源的过渡无疑已经开始,但全球石油需求可能需要更长的时间来适应新的现实,也即是说在过渡时期,原油的地位在未来几年依然重要。”他说道。

不过,如果油价进一步上涨,OPEC下一步的生产计划也可能成为风险点。按照日程安排,OPEC+产油国将在3月3日召开联合部长级会议商讨接下来的生产计划。

瓦尔加认为,OPEC+减产现在对于市场稳定至关重要,利比亚、伊朗等不受减产令限制的国家都是潜在威胁供需平衡的因素。从今年两次会议上看,各产油国内部对减产协议存在分歧,主要是担心市场份额的损失以及石油美元受到影响,不少国家高度依赖能源财政。此外,沙特自愿减产到期后是否延期、未来能源需求的恢复速度如何等,都是影响市场评估供需关系的因素。“当然这一切都还有一个重要前提,疫苗能有效控制病毒的传播,否则市场依然是脆弱的。”他说。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